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中國奉節網 詩城文苑 散文

    攀“三峽之巔”處女行

    2017-03-05 22:55 來源:中國奉節網

    攀“三峽之巔”處女行

    作者   劉詩斌

    3月,充滿詩意的季節,邀三五朋友,踏青賞景,看待放花蕾,定是不負大美時光。

    在奉節宣傳部與赤甲集團的組織下,一隊文人墨客相聚在一起,于3日8點40分,開始進發“三峽之巔”。

    在赤甲集團公司人員的指導下,我們了解到登赤甲(即:三峽之巔)分兩種方式。一種是自駕車輛從奉節縣城出發至白帝鎮石廟村,然后步行大約二十分鐘即可登頂;另一條路線是在城區乘車至石廟村拗口,然后經小道徒步登“三峽之巔”。

    我們一行18個人都從沒走過這條路,一致決定挑戰一次極限。據說我們將要行走的小道,是重慶赤甲旅游集團正準備打造的“詩意古道”的第二期工程,目前還屬于灌木叢生、荊棘遍布的“毛毛路”,全長8.4公里,走完全程需4個小時,甚是難行。

    我并不害怕荊棘叢林的勾扯,始終相信坐在“鐵盒子”里飛馳,能看到的都如過眼煙云,難留震撼、難融深情,只有背包行者一路的足跡,才更加真實。雖然我相信路之所終,必是極致之景,但我更加愿意體味這奔向終點的過程。

    打好背包,帶上干糧和飲水,就這樣啟程。

    DSC_0005

    出發了,很輕松的樣子。

    路?準確地說,那不叫路,像是偶有行人踩過的荒野,隱約中能察覺出前人走過的足跡。如果不是當地村子里的向導,我們定會走錯方向。

    DSC_0015

    這是路嗎?根本看不到路。

    行進不到500米,攝像師們便收住了腳步。“天啦,這風景,從來沒見過。”從小身在鋼筋水泥森林里的小妹們,被眼前雄偉的大山,清秀的江水吸引住了眼球,扯住了腳步,三步一停,不時抬頭放眼遠方。

    DSC_0037

    哇!好風景,先來兩張。對面的山脊就是我們要走的地方。

    “小心你的腳下,認真看路,等下還有讓你們更加震撼的地方。”向導立馬發出警告,斜80度的山坡上,只有頑強的野草躺在那兒迎風送客行,陡峭的山路不得不讓一行人放慢腳步,甚至于必須蹲下來,以“滑”的方式向前蝸行。所幸下行路并不遠,差不多用時20分鐘到達一處山谷底,隊伍短暫地停留,以作休整。

    DSC_0052

    我的“滑板鞋”,看我一步兩步,魔鬼的步伐。

    “大家背好水和干糧,接下來才是真正挑戰我們的時候。”向導再一次提醒。

    “天啦,現在才開始嗎?后面的路更難走嗎?”大家頓時一陣驚呼,從來沒進過大山,走過“毛毛路”的他們,被向導的這一句話嚇得不輕。

    “別怕,后面的路好走,只是筆直向上,走走歇歇就會沒事的。”赤甲集團的領隊黃大樹老師趕忙站出來打氣。

    大家一致覺得,必須走完這一程,才算沒白來,當然也就沒有任何一人打退堂鼓了。

    用時大約10分鐘,我們順利爬上第一道山脊。站在山脊上,俯瞰長江靜靜流淌,迎面吹來的風夾雜著野草的味道從身邊撫過,閉上眼睛,聽風細說。攝像師們趕緊拿出“家伙”,只聽“咔咔”聲不絕于耳。

    DSC_0071

    背靠長江,從這里跳下去,可以去長江游泳了。

    “這是我第一次親身體會原野的味道,第一次看到這么漂亮的長江。”唐利賢作為90后的小妹,似乎被眼前的美景“嚇”到了,雖被風吹亂了頭發,腿腳開始打顫,但仍不忘贊美眼前的一切。

    有的人受不住美景的誘惑,收住了腳步,有的人則希望更早感受大自然的震撼,先一步飛奔而去。這第一道山脊像是一個關卡,將我們劃成了兩個隊形。

    先頭“部隊”經過10多分鐘的飛奔,已經將身影掩進了灌木叢中,只能聽到遠遠傳來的呼聲:“喂,下面的人你們到哪兒了?”“嘿,加油哦,我們在前面等你。走不動了我給你們來支士力架,要不要再來一瓶脈動?”

    然后就是一陣爽朗地大笑,笑聲在風中漸飄漸遠。

    害怕體力不支,我仍跟隨著最后的梯隊,這里是大部隊陣行,路中如果有哪位同伴體力不支,還能有個照應。

    行不多時,我們已走出荒草地,開始進入灌木叢了。

    “前面有人家,還留有曾經生活過的痕跡。”60多歲的向導孫大叔告訴我們,他小時候到過這山里砍柴,對這一帶山形很了解,那個曾經有人居住過的地方便是他們玩耍的好去處。“聽老一輩講,那里早年有一家姓楊的人居住,埋在土里的‘兌窩’(一種地方百姓舂谷物的石頭器具。)就是見證,據說至今有上百年的歷史了。”

    DSC_0118

    兌窩。古時候人們舂谷物的石制器具。

    我們甚是感嘆,能居住在這大山深處,得需要多大的勇氣。因為我們目之所及的地方難見一戶人家,如果放現在,那孤零零的房子矗立在這大山上,我怕行人都不敢踏近一步。

    此時天空飄來了小雨,但灌木叢壘起的華蓋,將我們緊緊地裹在它的身軀里,小雨便再難鉆進來。聽細雨沙沙傳情,聞山風呼呼送爽。此路我不知詩圣杜甫是否曾經來過,但我想如果有文墨大師到來,必將詩意大發,也難怪赤甲集團開發此處時會將這條路命名為“詩意古道”。

    DSC_0114

    詩意古道最原始的味道。

    行進中,石塊壘起的小道,在歲月里還沒隕落,只有那綠肥紅瘦的苔蘚鋪在石塊上,讓人感受到它歷經了多少歲月和滄桑,雖然它的主人早已離開百年,但它仍然堅守在曾經奉獻的地方。

    “到了到了,這里就是曾經有人居住的地方,大伙在這休息片刻,保存好體力,下面的路會難走一點。”向導拿出背包里準備的干糧和水,大家分坐在一個像樣的平地上,開始補充體力,但此時,已沒有出發時的雀躍,交談也少了許多。再看年輕小妹們的手上,已有不少劃痕,靜靜地坐在那里自顧著揉捏著腿腳。

    DSC_0112

    略作休整,前面還很遠。

    停留是短暫的,向導告訴我們,現在才走距離終點還不到五分之一的路程,所以大家必須趕緊向上攀爬。

    接下來的路,讓我們一行人終生難忘。

    灌木叢越發濃密,黃大樹老師告訴我們,這條路以前是沒有的,前不久決定開發這條路時,才由護林人重新開辟的。向導拿著鐮刀在前面一路領走,所過之處都是剛被砍倒的灌木,所謂的路,只是剛夠一個人鉆過,一米六七的個子,需要貓著腰,抓著兩旁的灌木才能向前行進。

    DSC_0177

    叢林路上小憩。

    此時進入一處叫“火焰山”的小峰,因為形似火焰而得名。這座山一面是如刀削的萬丈懸崖,一面是荊棘叢生的山林。護林人為了讓登山者更好地觀景,沿著懸崖邊砍出了一條觀景路。毫不夸張的說,向外不足十公分的地方,如果一腳踏空,那就只能飛身長江了。

    DSC_0138

    哥子,下面就是長江,注意姿勢,姿勢。

    眼前的美景已經讓我們忘記了對高的恐懼。仰望,那赤甲山就聳立在眼前,向導卻說,照我們這種蝸牛速度,起碼還得三個小時才能登頂;俯瞰,碧綠的長江像一條絲帶,飄在我們的腳下,此處垂直向下,應是高近千米的懸崖。

    DSC_0152

    靈活的胖子你也要慢點兒,下面可是萬丈懸崖。

    黃大樹老師說,我們所處的位置,就是當年杜甫寫下“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回”著名詩句的地方。

    DSC_0168

    據說這是曾是杜甫來過的地方。

    站在山頂,身臨其境中,我陡然來了“山高人為峰”的感覺。如果我是詩人,定放聲豪作;如果我是歌唱家,定縱情高歌;如果我是作家,估計只能發出“縱將萬管玲瓏筆,難寫瞿塘兩岸山”的感嘆。

    DSC_0231

    對面的人小心了,那下面可深了。

    美中不足,才華所限,空有無盡的驚嘆,卻難舒此景此情。唯有將此留給大師的筆墨,讓我們去觀瞻。我們的目的地還在前方,帶著不舍和遺憾,繼續出發……

    后面的路相對來說算得上“高速”了,那上面曾有人家,近幾年奉節縣打造“三峽之巔”,作為高山移民,他們遷去集鎮或者縣城了,估計路邊的鳥兒也搬了新家吧,絕壁上的樹枝頭,還能見著它們的空巢。

    DSC_0194

    小鳥搬家了,只剩空巢。

    真正有了路,大家的行進速度明顯加快了許多,而此時我們面臨最大的問題是缺水。大家嘴里不再討論風景,不再打趣聊天,最多的話題是怎么樣能喝上一口清泉,但向導遺憾地告訴大家,只有登頂,那里的人家才有。

    同行的伙伴不得不提醒向導,下次再有人徒步登山,一定記得告訴他多帶飲水,因為這里許多同伴沒有野外生存的經歷,缺水的時候才突然覺得它有多么可貴。

    一路上,大家都沉默著,向著最高處進發。向導不時倒記時:還有一個小時、還有半個小時、還有十分鐘……大家都加快了步子,不止為水,也為終點,許多人都戰勝了自己,克服了他們從沒遇到過的困難。他們自我調侃說:我們登的不止三峽的巔峰,我們也攀登了自己人生路上的一座巔峰。

    DSC_0180

    沒有水了,我好渴好渴。

    “嗡嗡”聲傳來,那是先頭部隊的伙伴開始無人機拍攝了,那“家伙”在我們頭頂上盤旋。同伴說,他肯定在鏡頭里嘲笑我們走得這么慢,但回去后我想真實地記錄下這一次登峰之旅,告訴他們我都經歷了些什么,告訴他們這一程我走得多么難忘。

    DSC_0254

    就是這個飛在天上的“家伙”曾挑逗了我們。

    終于,在下午2點47分,我們到達“三峽之巔”,回望來時的路,心底無盡地感慨。大江如絲帶,在我們腳下飄得更加遙遠,極目遠眺,壯麗山河盡在眼底,此時,那“會當凌絕頂,一覽縱山小”的詩句來得如此應景,來得如此貼切。

    伙伴們已忘記了來時的艱難,那種挑戰自我、戰勝自我的喜悅,已將疲憊淹沒,他們不止站在了“三峽之巔”,更是站在了他們人生的巔峰。

    合影、放風箏、雀躍地飛奔,盡情地享受著來自大然的饋贈。不久之后,“三峽之巔”的名字將飛向世界各地,這里也將成為那些文人墨客和旅人的必達之地。

    DSC_0264

    回程的路走起來特別興奮。

    編輯:fjuser27

    (原標題:攀“三峽之巔”處女行)

    返回頂部
   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开奖
  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时时彩技巧视频 郑州沐足店 比分直播 体育奥菜网 快乐时时b盘 球探足球比分 长春站街女信息2014 抢庄牌九官网 利达娱乐APP软件是什么 中超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