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中國奉節網 新聞中心 要聞

    劉永剛:獅城歸來賞“詩”城

    2017-12-01 13:07 來源:中國奉節網

    摘要: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,讓海外華人華僑感到無比的高興與感慨,本文作者在回鄉探親過程中,以一個旁觀者、一位游子的身份,記錄所發現的奉節縣的巨大變化,全方位、多角度介紹了發生這一巨大變化給人民群眾帶來的最接地氣的“實惠”。

    QQ圖片20171201125732

    作者近照

    說起我老家奉節,著名古城,古稱夔州,有歷史大約2300年。雖然國內史書記載頗多,但在海外,卻鮮為人知。奉節縣地處長江三峽西端,新中國成立后,奉節屬于四川省,是川東門戶。如今隸屬重慶市。查究歷史,奉節這個縣名,得于唐朝。三國時劉備兵敗東吳,退居夔州(奉節),身染重疾。劉皇叔老先生自知時日無多,在奉節永安宮將其子劉禪托孤于丞相孔明。諸葛先生畢其后半生扶助后主,“鞠躬盡瘁,死而后已”。唐貞觀二十三年(公元649年),為旌表諸葛亮奉劉備“托孤寄命,臨大節而不可奪”的忠君愛國節操,更名為奉節縣。

    “朝辭白帝彩云間,千里江陵一日還”;“白帝高為三峽鎮,瞿塘險過百牢關”。歷史上許多文人墨客都曾經在這里抒發感慨,留下了許多不朽的詩篇。李白、杜甫、劉禹錫、范成大、陸游,都到過奉節。而把這兒當成生命之所的則是杜甫:“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回。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”,就在奉節寫成。因此,奉節得“詩城”美名。

    光陰荏苒,離開老家奉節已經過去40個年頭。父母在時,每隔幾年總要從國外回老家探望,順便看看奉節的變遷。父母辭世之后,便極少回去。記得上次回奉節是在2013年夏天,專程從新加坡回家,送母親最后一程。四年后,受到弟兄姐妹熱情邀請,于2017年10月末再回奉節,小住數日。蒙家人精心安排,看了奉節的新面貌,除縣城及其附近的風景地,還驅車到當年下鄉的五馬紅華,大灣,拜訪了孩提時代的朋友鄉民。

    雖然小住數日,走馬看花,由于是回老家,每走一處,回憶當年景象,對比自然強烈。筆者已經久不用中文,但此行感觸深刻,情由心生,樂于將觀察到的家鄉巨變訴諸文字,以讓海內外朋友了解祖國進步。

    奉節基礎設施建設:“超英超美”

    回想1978年初,我20歲,初次獨自離開奉節到重慶,成都。買好船票,在江邊等幾小時,好不容易等到船出峽口,徐徐靠近奉節港。擠上船,坐著燒煤炭的“東方紅”蒸汽輪船掛帶的駁船,從奉節到重慶,歷時3天2夜。在重慶找不到住宿,只好在菜園壩火車站過一夜,次日坐火車去成都又是一整天。四天后到雅安報到,居然已經錯過了新生入學前教育!那年月,逢年過節回奉節,那真是一票難求。車站碼頭,人山人海,擁擠不堪。蜀道難,火車擠,船行慢,怎一個苦字了得?在成都工作以后,我們一家子,曾經搭便車回奉節,山路窄,路況差,在路上住了兩夜方才到家。無論如何也想不到,僅僅20多年后,高速公路先通到萬州,又通到云陽。沒過多久,通到了奉節!那個高速公路,橋梁接隧道,隧道接橋梁,也是奇觀!之后若干次,我帶著家人,開著車,從成都或者重慶,聽著音樂,看著沿途美景,幾個小時就回到了奉節。

    這次回家,又有新鮮:高鐵通到萬州。網上買票,微信支付。到達車站,機器出票。從成都東站坐上高鐵,乘車過程無擁擠,無推搡,按部就班,車內對號入座,普通艙座位也寬敞舒適。車行平穩,時速近300公里,3.5小時到萬州!再從萬州坐車,高速公路,到奉節就1.5小時。亦如所料,高鐵正在東延,通到奉節也是指日可待。

    游子居海外,已經三十年。常年走亞太,足跡遍全球。如果說,數年前,開車奔馳在回奉節的高速路上,看一路風景,聽一路歌聲,感覺如今的家鄉高速公路建設,與歐美澳等發達國家已然沒有差別。然而今天,當我坐著和諧號高鐵,時速近300公里,一分不差進站離站,我的思緒,也像高鐵一樣,馳騁奔騰。我最早是在法國坐子彈列車,時速約250公里,感覺法國的高鐵技術了不起。后來在日本坐新干線,在韓國,臺灣也多次坐高速列車。國外高鐵時速低于國內。而票價,如果折算成人民幣,比國內票價大約貴三至五倍。而英國,加拿大,美國與澳洲,根本就沒有高鐵。

    1950年代,中國有句口號叫做“超英趕美”,指的是鋼鐵產量。于是全民煉鋼鐵,結果造成國家的災難。中國淪為全球最為貧窮的國家之一。改革開放后,僅僅三十年時間,如今咱們的家鄉建設,才是真正的“既超英,又超美”! 就在去年,兒子帶著一家四口,從加拿大回國探親。愿望之一,就是體驗高鐵:上午從成都坐到重慶,下午又坐回成都,過了回高鐵癮!

    在縣內,這些年政府也持續不斷大手筆投入基礎設施建設,成績斐然。過去奉節到新民都是土石公路,下雨就塌方,晴天塵土揚。如今已是干凈的柏油路面,還取消了過路費。據了解,奉節每個鄉都通了高等級公路。以前到紅華,完全沒有公路,挑煤炭,送公糧,爬山涉水靠雙肩。數年前紅華有了簡易公路,天氣好時,我們勉強可以開車上去。這次舊地重游,路面比從前大有改善,行車順利。我兄弟劉永鋒有能耐,居然把越野車開到大灣山上去了。

    奉節縣還在加快發展旅游設施建設。政府通過回購旅游景點,得以促進更好發展。瞿塘峽為三峽第一峽,巍峨壯麗,聞名海內。過去沒有路,只能遠遙北岸的赤甲山,與南岸的白鹽山。如今公路已經基本到達兩山之巔。我們一行5人,驅車到達南面白鹽山頂。深秋時節,放眼遠遙,但見白云繞山巒,紅葉滿山崗。江水環繞,“高峽出平湖”。白帝城已然湖中一小島。長江東去,水接天邊,蔚為壯觀。山頂上工人正在忙碌著,修建觀景臺與連接步道。

    筆者因工作關系,常年旅行于各大洲幾十個國家,都沒見識過哪個國家的政府,具備如此魄力與財力,長時間大手筆投入基礎設施建設。奉節既有人文歷史,又有名山大川,旅游資源十分豐富。若經數年打造,未來對游客的吸引力,一定不亞于國內其他5A級景區。

    奉節的變化:翻天覆地

    在奉節長大,自然記得奉節舊城永安鎮。全縣幾十萬人的政治、經濟文化中心,城區僅約1.4平方公里,有人口不足10萬人。小街幾十條,狹窄擁擠。一旦天雨,街道即變得泥濘不堪。為了配合長江三峽庫區擴容,奉節縣城整體被三峽水庫淹沒。奉節古城永遠消失。在老城西側,沿江24公里,一座現代化新城已然崛起。面積比老城大了幾倍。新樓林立,店鋪比肩,近5萬移民在這里開始了新的生活。奉節面貌煥然一新,馬路寬敞,車來人往,綠化也跟上了。奉節,大致有了現代都市的樣子。

    最近數年,更有大手筆基本建設。2013年時看到的城中李家溝大橋下面的亂石溝,如今大變身,建起高樓42棟,商鋪公寓,鱗次櫛比。沿江道路漂亮,陡峭的山邊,也有步道與電梯,綠樹掩映。朱衣河公園,沿河十多公里,花草茂密,道路整潔,游人如織。

    交通變,市容變,其人如何?此次回家,雖然只是小住數日,卻也走街串巷,觀市容變化,看人文風景。每天早上,筆者全然忘掉跨國公司技術專家身份,與其他市民一樣,信步到街邊,臨小店,坐小凳,吃柳包子,品小湯圓,刷微信支付。用幾乎忘掉的奉節口音,與顧客店家拉起家常。市民如今再也不愁溫飽,再也沒有見到幾十年前街邊常常見到的為芝麻小事吵嘴罵架的場景。下午駐足觀看廣場舞,大姐大媽跳的很認真,很投入。各位舞者可能不知,這廣場舞乃中國獨有,全國流行。如今在紐約,在巴黎,都可以看到中國大媽跳廣場舞。奉節廣場舞流行,盡顯社區和諧,歌舞升平。和諧的背后,其實是這幾十年國內經濟高速發展,國家財力日漸雄厚,足以支持困難群體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。用習主席的話說,“讓廣大人民群眾有獲得感”。

    我們兄弟姊妹,還驅車到當年下鄉的紅華與大灣,作一日游。當年的五馬一條街,寬不過五尺。過去每逢趕場,便是人如潮涌,水泄不通。如今顯得冷清,但打掃得干干凈凈。公社辦公大樓,是當年政治權力的象征,如今依然頑強矗立,只是年久失修,斑駁陸離,風光不再。當年留下的“以階級斗爭為綱”,“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”的紅色口號,在高墻上仍然依稀可辨,并吸引我駐足觀看,久久沉思。年輕時經歷的那些瘋狂的斗爭歲月,“相去不道遠,只在此山中”。“階級斗爭”的殘酷無情,導致全社會從物質到思想的極度貧乏,對于我們的上一代與我們50后的一代,影響至深,可謂刻骨銘心,至死不忘。

    “故人俱雞黍,邀我至田家”。當年光禿禿的山坡,如今已是“綠樹村邊合,青山廓外斜”。少時的牧羊伙伴,如今兩鬢染霜。院壩里擺酒,暢敘別后情。當年離我家最近的曹姓鄰居,上次拜訪時,雖然已經衣食不缺,還是住在比較破舊的老房子里。我當時進去廚房,只見漆黑一片。這次探訪,曹家已經有了小貨車,還在宴請十多個工人,原來正在蓋三層小洋樓!攀談起來,鄰居鄉民都十分滿足當下的日子。我們繼續驅車上大灣,又見到小學時同學,也蓋了新房,還給我們介紹習總書記的惠農新政:村村通水電, 家家要脫貧。農民蓋新房,政府補助2萬元。有發現基層干部在執行惠農政策時打折扣,就地免職。可見,習總新政,精準扶貧,正在落實到山鄉最基層。政府設定目標,中國在2020年徹底脫貧,偉哉!壯哉!不但中國幾千年歷史未見,遍觀世界各國,也沒有見到第二個國家與政府設定如此宏大的目標!

    這次回訪,切身感覺到奉節的市民比從前多了文明禮貌,山區的農民也得到了實惠,活得舒坦。史記說,“倉廩實,知禮節”。人們的生活變好了,禮貌也多了。社會的巨變,首先歸功于鄧公的改革開放國策,讓全國人民既脫“左”,又脫貧;其次感謝習總設定的“人民對幸福生活的追求,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”。人民對習總的政府,表現出發自內心的認同與滿意。同時,也感謝家鄉的建設者,在短短二三十年,完成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建設工程!奉節,照著這個速度發展進步,再過10年,會是啥模樣?毛主席曾經寄詩奉節:“神女應無恙,當今世界殊”。

    奉節,正在大踏步前進!

     

    注:本文作者劉永剛,重慶市奉節縣新民區人,荷蘭瓦赫寧根大學農業與環境科學博士,加拿大曼尼托巴大學農業與食品學院博士后。1973年五馬小學農中讀初中,1975年吐祥中學高中畢業,在五馬紅華上山下鄉。1977年末參加高考,離開奉節到四川農業大學(雅安)求學。碩士畢業后,先后在歐洲,北美以及東南亞學習與工作。現為中國央企安迪蘇公司亞太區副總裁,居住新加坡(獅城)。

    編輯:劉詩斌

    返回頂部
    重庆快乐十分直播开奖
  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<sup id="j6gq8"></sup> <tbody id="j6gq8"></tbody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tr id="j6gq8"></tr></div>
  • <div id="j6gq8"></div>
    <dl id="j6gq8"></dl><li id="j6gq8"><noscript id="j6gq8"></noscript></li>
    <menuitem id="j6gq8"></menuitem>
  • 三肖六码3肖6码中特 信汇平台登陆 龙虎相斗惊天地 买吗吃单稳赚方法 彩发发app最新版本下载 时时彩压龙虎合刷流水 网上棋牌赌博送10元 盈彩投注平台 新疆时时彩助赢软件 杭州小姐信息网